韩国低调喊出夺冠口号,95一代或取代89一代成基

图片 1奇诚庸的最后机会

图片 2孙兴慜近来状态火热

图片 3本托直指冠军

在阿布扎比的扎耶德体育城球场,韩国队以0-1负于卡塔尔,未能实现“时隔59年后重回亚洲之巅”的夙愿。在意外止步于1/4决赛之后,韩国“89一代”的代表具滋哲,已正式宣布结束国脚生涯。而同样出生于1989年的奇诚庸和稍长1岁的李青龙,也都考虑从国家队退役。在《韩联社》看来:这场始料未及的失利,会加速国家队的换血进程。而未来的韩国队,将以“92一代”为核心,同时,再吸纳大批的95后球员。

特约记者筱曦报道 上周,本届亚洲杯夺标最大热门韩国队也终于公布了参加亚洲杯的大名单,但这份大名单除了23名球员外,还有2名“备选”的年轻球员也将随队出征阿联酋亚洲杯。用韩国队主帅保罗·本托的话说:“他们是未来的希望,我希望通过带他们到这种大赛中体验比赛氛围加速年轻球员的成长。”当然言及夺冠的目标,这位葡萄牙少帅也再次表示:“韩国队的目标是夺冠,但我们不是冠军的唯一候选。”如此低调的表态,也是在为球员减压,“不是冠军的唯一候选”这句话无疑蕴含着更大的野心。

稿件来源:足球报

特约记者筱曦报道 韩国队12月4日公布的这份23人大名单其实是“预备名单”,这也是在进行最后的人选考察。12日,全队将在蔚山集中,8天后亚洲杯最终参赛名单将出炉。因此对于韩国队来说8天的时间里本托需要确定的东西有很多,除了人员,还有战术打法的进一步深化。

图片 4

这支韩国队集结了韩国足球的“旧黄金一代”和“新黄金一代”的大部分主力成员,他们近年来参加了俄罗斯世界杯和雅加达亚运会,拥有丰富的比赛经验。“旧黄金一代”那批在伦敦制造铜牌奇迹的代表也将在这届杯赛后,彻底完成在国家队的谢幕。因此考虑到这点,具滋哲、池东沅最终入选了参赛阵容,而奇诚庸也将在本届亚洲杯后正式告别国家队,所以对于这批球员来说,这届亚洲杯是他们“孤注一掷”夺魁的最后机会。

特约记者筱曦报道 阿联酋亚洲杯上,中国队小组赛最后一个对手是近年来“最熟悉的陌生人”韩国队。韩国队阵容可谓星光熠熠。虽然在旅欧人数上不如日本队,但在质量上完全高于对手。中前场的孙兴慜、奇诚庸、具滋哲、李在城、李青龙、黄喜灿都是各自球队的绝对主力,并且多数球员有亚洲杯的参赛经验,所以他们的期望值较之其他球队更高。韩国队的四条战线上,门将位置有在世界杯成名的赵贤祐,这位门将在2018年的世界杯和亚运会两个舞台都展现出了世界顶级门将的状态,不出意外他将是韩国队在门将位置的第一选择。此外在上届亚洲杯仅仅到决赛才丢球的老门将金镇铉以及曾经在仁川亚运会保持零失球的金承奎,都会是这一位置的有力竞争人选。

南泰熙的受伤,让保罗·本托原本规划中的亚洲杯最终人选变为了15人,这15人如果无伤病状态下,基本上将入选,他们是:赵贤祐、金承奎、金镇铉、洪喆、金英权、金玟哉、李镕、奇诚庸、郑又荣、黄仁范、朱世钟、孙兴慜、李青龙、文宣民、黄义助。除去这15人是必要去亚洲杯之外,其余入选此次集训和在欧洲效力的球员都有可能踏上末班车。因此,这次其实本托是在进一步细化考察。八名球员中不出意外后防线会给左、右边后卫以及左、右中后卫各安排一名替补。剩下四个名额将分配给前腰、边锋和中锋这三个位置,其中前腰位置将安排一名主力和一名替补,这也是因为南泰熙的退出后,本托教练的无奈之举。所以8天的时间,8个位置将展开激烈的竞争。

纵使有孙兴慜,韩国队依然止步8强

除了“旧黄金一代”外,以黄仁范、罗相镐、孙兴慜、黄义助、金纹奂、赵贤祐、金玟哉、黄喜灿等人为代表的“新黄金一代”也将在本届亚洲杯后正式挑起大梁,这支去年在雅加达严酷的环境下得到“浴火重生”的金牌队伍也成为了本托教练上任后重点依仗的团队。通过6场热身赛,这批球员的实力得到了近一步证明,其中黄仁范更是有可能成长为球队未来替代奇诚庸的“中场新核”,这批处在上升期的少年们也期待能够在阿联酋的赛场上再次证明自己。

后防线上,韩国队以洪喆-金玟哉-金英权-李镕的配置为主要框架,其余球员随时待命,这里面四名球员都参加了2018年韩国队的重要赛事,洪喆、金英权和李镕参加了俄罗斯世界杯,特别是我们最为熟知的金英权,他在整届比赛中表现出色,并在对阵德国队的比赛中打入进球,当选当场最佳。而金玟哉通过一届亚运会,也证明了其强悍的实力,无论是补位还是对抗性上,金玟哉在张贤秀被除名后,则成为了后防线金英权的“最佳拍档”。而说到锋线,黄义助领衔的单箭头是2018年各项赛事最具杀伤力的,无论在俱乐部还是国家队,他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完成致命一击。被评为2018年韩国足球先生的黄义助,目标是帮助韩国队在阿联酋问鼎亚洲杯,当然如果能够收获金靴,也是极好的。在孙兴慜缺阵的前两场比赛中,这位锋线杀手将担负起摧城拔寨的重任。

由于1月7日韩国队的首场亚洲杯赛迫在眉睫,因此本托教练不得不在亚洲杯开始前只安排一场热身赛,这场热身赛是在阿联酋的阿布扎比举行。根据韩国队的计划,20日公布大名单后,22日全队从仁川机场乘坐大韩航空的班机直飞阿联酋,在那里与来自中东的郑又荣以及从欧洲赶回的球员会合。开始为期两周的备战。之所以选择沙特阿拉伯,一是因为沙特阿拉伯是本届亚洲杯冠军热门。而在1996年的亚洲杯上,他们曾夺得了冠军,因此想要时隔60多年重夺桂冠,他们必须击败这样的对手。此外,2015年澳大利亚亚洲杯前,韩国队曾经以2-0热身赛击败了沙特阿拉伯,最终在那届亚洲杯杀入决赛。因此,这次仍然选择这个对手,也有“迷信”的色彩。

1/4决赛迎战卡塔尔,韩国主帅本托对主力阵容做出了局部调整:上赛季在韩国挑战联赛打拼的朱世钟司职前腰,原本在中路活动的队长孙兴慜,则取代黄喜灿出任右边锋。在奇诚庸已提前告别亚洲杯的情况下,黄仁范得以继续与郑又荣搭档组成双后腰。比赛开始后,韩国队始终掌握着主动,控球率一度高达63%,可面对卡塔尔队的五人防线,“太极虎”仅创造出5脚射门,且大多为禁区外的远射。下半场易边再战,由金珍洙和李青龙坐镇的左路,开始创造出威胁。或许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卡塔尔能顽强地抵挡住韩国队的进攻,并由阿卜杜勒哈齐兹·哈特姆打进领先的一球。虽然本托陆续换上池东沅和李昇祐加强进攻,可最终也无力挽回败局。算起来:这是自2004年中国亚洲杯之后,韩国首度无缘亚洲杯的4强;本托带队11场不败的纪录,也在卡塔尔人面前戛然而止。最后需要指出的是:在韩国和卡塔尔的近2次交手中,前者都是失利的一方。(上一次交手是2017年6月13日,当时,韩国在12强赛中以2-3负于卡塔尔,史称“多哈惨案”。赛后,时任主帅施蒂利克被解职)这场始料未及的失利,令韩国足坛颇为震惊,而由本托主导的“换血计划”,也将加速进行。在负于卡塔尔之后,具滋哲已宣布退出国家队。这位“89一代”的代表人物,曾是韩国最有才华的进攻组织者,可自从被剥夺国家队的队长袖标之后,他就开始沦落为边缘人。在本届亚洲杯开始前,具滋哲就已经流露出要从国家队退役的想法,若不是本托一再坚持,他早就结束了国脚生涯,“兼顾国家队和俱乐部赛事,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对现在的我来说,这已经是一个负担。除此之外,我的退出也有利于年轻人的成长”,至于同样出生在1989年的奇诚庸和稍长1岁的李青龙,也都在考虑退出国家队。在《韩联社》看来:未来的韩国队,将以“92一代”(以孙兴慜和黄义助为代表)为核心,同时,再吸纳大批的95后球员。其实在雅加达亚运会结束后,本托就已经有意识地在推进国家队的换血进程,像征战本届亚洲杯的金玟哉、金纹奂、黄仁范、黄喜灿和李昇祐等人(还有一个罗相镐,因伤提前告别),都是雅加达摘金的冠军成员,且全部是“95后”。今年3月,保罗·本托将带队进行新一轮的国家队集训,届时,或许会有更多的新面孔出现。

2018年开始,韩国足协豪赌“国字号”建设,韩国男子国少、国青以及亚运队都取得了骄人战绩,并拿到了国际大赛的门票。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将是他们男子成年国字号一圆60多年的冠军梦最好的机会。相比于志在练兵的日本队、青黄不接的澳大利亚队和伊朗队,以及实力还未到火候的沙特队、阿联酋队,韩国队有理由被誉为是本届亚洲杯参赛队中实力最强的球队。但即便如此,本托教练还是认为“韩国只是诸多热门球队中冠军的候选队”,可见他的态度相当低调。

以本托过往热身赛来看,这是一个崇尚“高强度压迫”的主教练,全体成员的体能和跑动冲刺能力成为了他较为看重的两点。在蔚山和阿布扎比的集训中,本托特意从葡萄牙邀请了自己的一位好友来特意强化体能,而与此同时也要保证球员在高压环境下不出现受伤或者过度疲劳的情况。球队以433为主的战略,要求韩国队的左右两翼,特别是两个边翼卫向前跑动和冲刺中传接球的能力尤为突出,所以在亚洲杯的比赛中。两个边路应该是韩国队主攻的重点区域,也是重点的打击方向。

迄今为止,本托教练率队不败,并且刚刚在澳大利亚以“二队”重创亚洲劲旅乌兹别克斯坦,因此他们自然是本届亚洲杯冠军热门之一。如果说蔚山考察是确定人选的话,那么在与沙特这场比赛,将是战术打法的深化以及主力阵容的一次“实战练兵”。作为与韩国队同组的中国队,想要了解对手的实力,这场在阿布扎比的比赛恐怕值得一看。

本届亚洲杯参赛24支球队中,韩国队以平均年龄26岁位居24强第20位,当然这是按照23人计算的。如果算上预备的两名97年龄段小将,这一数字还会近一步下降。本届亚洲杯,韩国队集聚了老中青三代球员,其中80后6人,90后17人。而在90后中,95年后出生的球员5人。如果算上预备的两名97后小将,95后韩国共有7人入围!从这一点来看,韩国队确实“青春四射”。

本届亚洲杯韩国队的平均年龄为26岁,位居亚洲杯24支参赛球队的第20位。此次23人大名单,本托教练召集了老中青三代,虽然中生代和老将是“主心骨”,但年轻小将绝对不仅仅是看客。如果算上跟随大部队来到阿布扎比共同集训入选预备名单的两员小将李镇贤(97年生人)和金俊亨(96年生人),韩国队的平均年龄还会下降。之所以这么选择,其实葡萄牙人是有充分考虑的,因为亚洲杯只是“小考”,而期末考试则是未来的世界杯战场。

我们再看看本届亚洲杯其他冠军热门球队的情况。韩国在亚洲的最大竞争对手伊朗27岁,6名80后球员,5名95后球员,略逊于韩国;日本26.9岁,主教练西野朗集结了一批年轻球员参赛,其中包括2名98年出生的球员堂安律和富安健洋,但日本的80后占了7人,且年龄最大的有2人达32岁,因此在平均年龄上高于韩国。亚洲杯卫冕冠军澳大利亚平均年龄27.2岁,虽然80后比韩、日都少仅为5人,但他们的95后数量却不如两国,97年龄段只有亚历克斯·格斯巴赫一人。东道主阿联酋平均年龄27.3岁,80后却占了9人。沙特可能是最为接近韩国的,他们的平均年龄26.8岁,80后仅有4人,95后也有6人,只是在中间年龄段稍稍略高于韩国,排名整个参赛队平均年龄第19位。而正因为如此,沙特才是韩国队本届亚洲杯夺冠最强的竞争对手。1月1日,双方将在阿布扎比进行一场热身赛,这场比赛也将被外界看作“决赛”的预演。

此次大名单中,1995年后出生的球员占到了五名,分别是95年的金纹焕和96年的罗相镐、黄仁范、黄喜灿、金玟哉,这其中黄仁范、黄喜灿、金玟哉、罗相镐这四名球员是有希望竞争主力位置的。作为上赛季K2联赛MVP,罗相镐技术全面,能够胜任中锋、边锋、前腰等多个位置,在南泰熙缺阵的情况下,有可能成为前腰位置的秘密武器。而黄仁范、黄喜灿、金玟哉这三名球员则是去年亚运会的主力,也在本托的阵中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至于这批球员中的老大哥金纹焕,也是被作为李镕的替身而出现,尽管他可能在亚洲杯出场的可能性不大,但着眼于未来。

本届亚洲杯,将是2016~2018这3年以来亚洲范围内各级大赛精英们角逐的舞台,除了雅加达夺冠的韩国外,沙特拥有2016年亚青赛的决赛队班底,乌兹别克斯坦也有一届U23冠军的班底,当然还有日本队。

本托在签约韩国队主帅的第一天就表示:“2022年世界杯的目标是八强。”算上预备名单的2人,七名小将来到阿联酋,很明显着眼于卡塔尔世界杯的意义更为明显。届时他们中最大的也不过27岁,正是当打之年。而本届亚洲杯中年龄最大的李镕届时已36岁,出现在卡塔尔赛场的可能性并不大。如果一支成熟的国家队依旧要依靠33岁以上的老将来出征打主力的话,那么只能说明“后继无人”。除了李镕外,包括具滋哲、奇诚庸、李青龙、郑又荣、金镇铉这批87后出现在卡塔尔世界杯的可能性依旧不大。所以亚洲杯这种大赛正是年轻人学习,并迅速成长的机会。一方面要成绩,一方面也志在练兵,这就是本托招入他们的真正意义。

此外,我们也不要忘记在2018年接连在亚洲重大赛事制造“奇迹”的越南队,24.3岁!位居所有24支参赛队最年轻的球队,在韩国教练朴恒绪的率领下他们也有望成为所有强队不容忽视的一支力量,而他们也极有可能在阿联酋的土地上继续刮起“青春风暴”。但在实力上与韩国队相距甚远,还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以老中青三代为构成的韩国队和目前FIFA排名中位列亚洲第一的伊朗队被誉为本届亚洲杯最有可能夺魁的队伍。如果两支球队均能获得小组第一,那么很有可能会在决赛相遇。自1960年之后,韩国连续10届无缘这项锦标的桂冠,而这次本托教练将率领他们为冠军发起强烈的冲击,在内因和外因的刺激下,这极有可能是他们剑指冠军的最佳时机。

本届亚洲杯,韩国队与中国队、菲律宾队以及吉尔吉斯斯坦队同组,将夺冠作为最终奋斗目标的太极虎自然是该组第一的有力候选。主打压迫的本托教练在选人上也独具匠心,除了2名中锋外,10名中场(不含预备2名中场)中有8人负责进攻压迫,而在边后卫的选择上4名入选球员全部具备攻击属性。因此可以看出韩国队在本届亚洲杯的策略将不同于上届在澳大利亚的“主控球”打法,“强压迫”将是他们本届亚洲杯战术主导的主旋律。对于里皮和他的弟子们来说,恐怕这是他们近年来遇到最强的一支太极虎。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国足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国低调喊出夺冠口号,95一代或取代89一代成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