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遇见你,第二场开赛

6月8日武汉纺织大学礼仪大使选拔活动精彩图集

〖长江日报〗“武网礼仪大使选拔”第二场开赛

时间:2014.06.09 信息来源:长江日报 作者:长江日报 点击率:

本报讯流利的英文自我介绍是标配,拽上点西班牙语绕口令或是俄语介绍才够出挑;专业的礼仪展示和歌舞才艺不算什么,现场情绪爆发演段话剧才够独特。昨日,由2014年WTA超五巡回赛武汉网球公开赛组委会主办,赛会运营单位武汉体育发展投资有限公司与长江日报共同举办的“2014年武汉网球公开赛礼仪大使选拔”活动第二场海选,在武汉纺织大学火爆开场。相比第一场仅5名男选手晋级,昨日这一数字上升到18位,在39位晋级选手中占到近一半,总算为男选手扳回一局。

世界顶级赛事的魅力没法挡,仅昨日一上午,就有近百名选手报名参赛。有担任过2011年亚洲男篮锦标赛、2012年汤尤杯等大型赛事礼仪志愿者的“熟手”,有懂网球、会英文外加1.86米身高的帅气生物老师,有捧着学校推荐信前来的高要求认真男,有第一次落选后再度出击的执着武大男生,更有就读于美国密歇根大学的优质男……形象气质佳的还会英文,口语牛的还懂网球,昨日男选手们的集体高水准,让大赛评委频频放出“直通卡”。

武网公开赛的礼仪大使,这个头衔着实诱人,但想胜任,除了能吃苦、有定力,还要在一举一动中展现赛事、城市乃至国家的魅力。所以三位评委的要求也颇高。“异性见面握手时,是应该男士先伸手,还是lady first?”“引导嘉宾时,礼仪人员应该走在什么位置?”“武汉网球公开赛属于什么级别?”“你梦想服务莎拉波娃,但给你分配的是排名50名后的球员,你会怎么做?”看似常识的问题,却让选手水准高下立现,有备而来的能将网球礼仪、赛事情况介绍得头头是道,而除了李娜谁也不认识的,就只能遗憾出局。由于赛事中将面对80%以上的外籍人士,无障碍英语交流是成为武网礼仪大使的标配,英文自我介绍几乎人人都会,有小心机的还会秀上一段西班牙绕口令或者俄语介绍,以便更好的为网坛天后们服务。

昨日现场,有来自高校礼仪队的选手,展示出整齐划一、无可挑剔的礼仪动作,相当养眼,可在评委看来,能在待人接物中显出武汉人的独特个性,或许更重要。有选手想用自己的热情感染人,忙不迭介绍起武汉的名吃、名楼;也有选手更自豪于武汉的人文历史,欲将古琴台、卓刀泉等地名的由来娓娓道来。正如一位选手所说,武汉人的性格就像武汉的天气,热情火辣,而一场大雨又能带来小清新,将这种性格融入赛事服务,是再合适不过了。

评委有话说>>>

陈茜茜:

服务工作

不需夸夸其谈

武汉纺织大学校团委老师陈茜茜是本次选拔的评委之一。昨日,身材高挑、举止娴雅的她,用自己的专业,为选手们好好上了一堂礼仪必修课。礼仪小姐的裙长应该及膝或过膝,发型应该束起,礼仪先生谈吐、举止应该更稳重……在她的指导下,选手们受益良多。

在陈老师看来,礼仪大使的选拔不是选美,也不是主持人大赛,本职是服务工作的礼仪人员,需要好形象,但更讲究内涵和气质,需要好口才,但不需要夸夸其谈。“这项工作很多时候更像是国家形象大使,也对礼仪工作提出了更高要求,除了基本言行举止,对网球知识的掌握、对城市文化的理解,缺一不可”。

投稿单位审核: 责任编辑:

  若不是颗粒无收,我是绝不会拉着这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去跑一趟崖头镇的,四十公里的路呢。冬至月的下午,才四点多钟天空就像一个疲倦的老人垂下了眼帘,混混沌沌的神情。我狠狠地开价100元。到了崖头镇,络腮胡借着买一包香烟的机会进了一家烟酒副食店再也没有出来。妈的,那个烟酒店是个拐角商店,东边的门出去四通八达呀。我下了车迎着凛冽的寒风骂了半天娘,也骂了半天奶奶,无奈地掉头往城里开。我决定抄个近道,走那条乡下柏油路,尽管不太熟悉,但要节省十多公里的车程,至少可以弥补一点今天的损失。
  路况比我的心情还糟糕,像一篇漏洞百出的文章,还到处起伏跌宕的,坑坑洼洼像一串串句号、逗号、感叹号令车轮子应接不暇。
  车到莫雅水库路段,路一边是黑压压的坟头,尽管没有月,我也能闻到阴森森的气息,听说前段时间还有人跳进水库自杀,我不由踩足了油门。这里的人死后讲究头枕山脚蹬川,活着不管风光的落魄的,完事了扎堆往这里挤。车轮子蹦着往前行使,这时车灯扫到路中间一个白色的人影。吓死我了,揉了一下眼睛,看清楚路中间站着一个白衣女子,寒风中衣袂飘飘如仙。挥着手让我停车。手一软,差点把车开进水库里,我猛地刹了车。白衣女子毫不客气拉开后车门,坐了进来。这么晚了一个女人站在一堆坟地旁边,太不可思议。我想从后视镜看一眼她是人是鬼,又恐惧真的看到小说里描写的吐血舌头青面獠牙的鬼。
  她却先开口了:“我的名字叫聂小倩。”
  “啊!”手在方向盘上哆嗦,脊背上腋下冒出了汗,仿佛有人随后要卡住我的脖子一样,“你,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哈哈哈!吓唬你的。我今天太倒霉了,我要去曲礼村。那司机对我动手动脚,被我一顿臭骂,他半道上打开车门让我滚下去。我摸黑走到这里才遇到你。”她声音脆生生的像刚出泥的水萝卜。
  原来是虚惊一场!我一个大老爷们不怕天不怕地我还怕无形的鬼吗?我拧开灯,大胆地看后视镜,里面的女人面若桃花,扎着高高的马尾辫,两只眼睛比水库的水还清澈。
  “我看你是看聊斋看多了吧?曲扎村多少钱?”
  “我是喜欢看书,不止聊斋吧?”我这才注意到女子随身携带的包里真的有几本书。那我是遇上知己了。
  “你叫什么名字?这么晚去曲扎村干什么?算捎你一段,二十块钱吧。”
  “我就是曲扎村的呀?我叫陈茜茜。不是聂小倩的倩,草头下面一个西。呵呵!”
  天上一颗星星也没有,开始起雾了。除了车灯射出一条路,四顾茫茫皆不见,路边的一些高低不等的植物,间或有农民建的土房子统统闪过,在这样的夜搭载狐仙一样的女子我心就像路面一样毫不踏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偷偷看着镜子里的女人,她侧着头看着窗外,其实窗外什么也看不见,而她侧面的生动让我想起的一幅画来,亦或是一朵花。是谁第一个把美丽的女人比成鲜花,真的太精辟了。
  终于隐约看到前方的灯火,那是育才私立学校的教学楼,这个时间学生早该下自习了。我的心随着这灯火渐渐舒展了,好像降临到人间一样。我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陈茜茜绝对听不到。黑夜有这样的路,车上还有说话的人,这种感觉这不错。刚才的心惊肉跳很快平复,这一趟也许能赚回点油料钱,还可能是一场艳遇?我狡黠地笑了。
  停车!我本能地立即制动。才看清路边有人招手。今晚真邪门了,这地方偏僻,还有人搭车。是一个男孩。应该是育才中学的。有生意了,这一趟抄近道还不虚此行。
  男孩穿着校服,背个圆鼓囊囊的书包,手里还提着一只塑料袋。陈茜茜打开车门,让男孩坐在后面。
  “小朋友,你是这个学校的吧?这么晚了去哪儿?”
  “我去城里。叔叔,去城里多少钱?”
  “二十元。”
  “你为啥这么晚回家呀?没有人接你吗?”陈茜茜好像对这个男孩这么晚走在路边很感兴趣。
  我看了一眼后视镜,男孩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是不是犯错误了?”我看见陈茜茜用胳膊肘戳了男孩一下。
  男孩用袖子擦着眼睛,轻轻地抽泣:”我下课看手机,被老师发现了,被开除了。”
  “你这破孩子,学校不允许带手机,你看啥手机呀。”
  “我想爸妈妈。他们有时间会给我留言和发照片,和我视频,我……”
  “你父母干啥去了?”
  “河北做烧饼去了。”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学校晚上就让你回家呀?不怕你丢了呀!”
  “我翻墙出来的。反正,反正迟早是个死。”
  “你叫什么名字?去城里找谁?”
  “我叫……我叫张超凡。去找爷爷奶奶。”
  车里一时间陷入沉默。这里基本上属于城郊了,远处偶尔有微弱的灯光把黑暗撑开,让这雾锁的夜不再那么空洞和神秘。大概再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家了。
  “哎哎哎,这是我的二十块钱,这是超凡的二十块钱。陈茜茜用手拍着我的座椅。
  “姐姐,我有钱。我爸爸总给我打钱的。”
  我听见张超凡拉开书包的声音,他取出二十元。
  “今天算姐姐请客,但你要听姐姐的话。回学校去。”
  “我不回去。学校有制度,看手机要被学校开除的。我翻墙出来,罪加一等。回去也是死。”
  “死也要回去。”陈茜茜的声音低沉而坚定。
  “哎哎,这是我俩的打车钱。麻烦你返回去一趟,把这孩子送回学校,车费另外给你。”
  “姐姐,我有钱……可我不想回去。”
  “算了,你俩的钱我都免了。”我什么都明白了,好歹是个大老爷们,这回不能怂去。白跑了一趟不说,陈茜和小男孩互相推让着付车费,让我伸不出手来接这个钱,尽管我心里痛痛的,我今天一天没有好收成哪。可是关键时刻还是要逞英雄的,至少不能输给漂亮女子。我最大的弱点就是爱面子,喜欢充大头,我妈总这样说我。车子返回育才中学,门卫死活不让进去,直到看清楚张超凡胸前的校徽,眼睛瞪成了两只健身球,他不敢相信有学生黑夜从他的眼皮底下溜出去,翻墙而过对于保安也是丢饭碗的事。他赶紧打开沉重的大门。
  “超凡,我这次就当是你姐姐。他呢?就当是你……姐夫?”陈茜茜歪着头,俏皮的眼神扫了我一眼,“今天超凡的事就拜托你了,说破嘴把他留下算你功德一件。看你本事了。大哥。”
  “哎哎哎,谁是大哥呀?我可是未婚?美女。”我挣扎着,内心非常高兴这样的安排,我在人世间混了二十八年,我妈逼着我相亲都把我逼成疯子了,说不定这是一次美丽的邂逅。空车白跑了一趟崖头镇,却赚得个堤内损失堤外补的好事,也不错!
  “男人说话有底气,你就帮帮超凡吧!”陈茜茜在前面走,像个美丽的仙子,弱柳扶风,衣裙飘飞,她还有一颗善良的乐于助人的心。我心驰神往,为之一动,脚步轻快地跟上去。
  老师的办公室灯还亮着,只是张超凡忸怩着说啥也不肯往前走了,他低着头说:“我不敢去……我看手机,还翻墙,老师要是给我爸爸打电话,我爸会骂死我的,学校也会不留情的。”他用袖子狠狠擦了一下眼睛,撒腿就想跑,被我一把捞了回来。
  敲开门,老师正在台灯下忙着,是个女老师。她看到我们三个人,瞪着像门口保安一样大的眼睛问:“张超凡,你这唱得哪一出啊?这么晚了你去哪儿了?”
  张超凡依然低着头。陈茜茜站在门口,用眼睛示意该我上场了。
  “老师好!我是超凡的姐夫。这孩子父母不在身边,做错了事。违反了学校纪律,你批评他打他都对。我先给你道个歉。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吧!是负担管理和教育学生的义务吧!父母外出打工,你说把孩子开除了,让他流落社会,这是教育孩子还是害了孩子?”我调动着自己的不烂之舌,看着他们三个人,就像传说中的神武的英雄一样,慷慨陈词,我看到了陈茜茜赞许的眼神。
  “张超凡同学,学校三令五申不许玩手机,抓住一次就要另择他校。”老师严肃地说。
  “老师,孩子想念父母也是人之常情,就是时间不对。是吧!你快给老师承认错误。”我拉过来张超凡,按着他的脑袋,让他跟老师说“我错了”。
  “老师,你就网开一面,孩子父母可都指望学校了。另择他校,孩子可能就毁了。”
  “张超凡,你的情况我也知道,父母不在身边,本来明天一早你的问题要提交。既然今天亲属来了,就换个联系方式,以后不要在教室玩手机了,对其他同学影响不好。”
  我看了陈茜茜一眼,极不情愿地给老师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
  “今天太晚了,张超凡同学,赶紧去宿舍休息吧!明天还要早操呢。”
  张超凡抽泣着走了以后,我们和老师挥手再见走出了育才中学。浓雾更大了,能见度很低,辨认只能靠灯光了。
  “现在我送你回曲扎村,我做雷锋半天,你也该奖励给我你的手机号码吧。”
  “呵呵。好!奖励给你。”陈茜茜唇红齿白,嫣然而笑,搞得我的心旌摇曳。我保存了手机号码,载着陈茜茜在雾海穿行,颇有一种电视画面感。其实我并不知道有个曲扎村,按着茜茜的手势一直顺利地走着,大约走了四十多分钟的土路,她说到了。
  村庄非常奇怪,没有古树牌楼的作为标志,路边一尊巨大的碾麦场用的石碌横放着,周围枯草丛丛。陈茜茜就在这里下了车。她挥挥手,就走进了村里。
  回家的路非常好走,不一会就驶进了城市,我打开音乐,放了一段喜欢的周杰伦的《东风破》,跟着愉快地唱起来。
  沉沉地睡了一夜,醒来的时候肚子饿得咕咕乱叫,一看手机,天哪,都十点了。拉开窗帘,雾霾把城市锁得云山雾绕,恍若仙境。别人都憎恨雾霾,我却喜欢这种迷糊的感觉,不用找理由就可以不出车,躺在床上安心玩手机不是很多年轻人最爱干的事吗?
  摸出手机,看到那个号码,我都有点小激动。说不定陈茜茜也在睡懒觉。我取了一个靠垫,半躺着身子拨打过去:“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一脸狐疑,我拨打了十遍,还是这样的回复。
  一连两天我都联系不到陈茜茜,我开着车沿着那天晚上的乡间柏油路走着,拍着脑袋想不起那天从哪里拐出来的。约莫路程差不多了,我问了路边一个骑摩托车的男子曲扎村怎么走,他皱着眉头说没有这个村子呀。说到村口有一只石碌,他说这一带的村子最熟悉,苏家村倒是有一个。
  还真是苏家村,老远就看到了那个石碌,茜茜就在这里下车跟我告别,温馨的感觉在心里荡漾。石碌上面坐着一个消瘦的老人,佝偻着腰,眼睛一直凝视前方。我停下车,给老人鞠了一躬礼貌地问:“老人家,这个村子里有个叫陈茜茜的女孩吗?”
  “有。”老人眯着眼睛一直朝前看着,好像我和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自说自话一样,“死了半年了。”
  “老人家,莫要胡说呀。”这老人这么大岁数,思维糊涂也是有可能。
  “这人命关天我能胡说吗?她是我的孙女。”老人浑浊的眼里有了泪水,我看见那液体从沟壑丛生的脸上流着,她却不擦去,“可怜的茜茜,被那个畜生糟蹋了,跳进那个水库里。”
  老人用拐杖指着前面,那里根本看不到水库,“她十岁的时候死了爹,她妈就去外面再也没有回来,临了把她托付给她小姨。她那个姨夫就是畜生呀,害了我的茜茜。她当时正在上高中,就一个月回来一次。”
  “老人家,可我昨天看到茜茜了。”
  “我也看见她了。”老人平静的声音开始颤抖,嘶哑着,“我想天天梦见她。”

时间:2014-06-09发布人:媒体服务部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1

美女们,看镜头!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2

帅气逼人的帅小伙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3

身材高挑,气质优雅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4

谁说礼仪大使不能卖萌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5

美女老师陈茜茜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6

细腿美眉搭配长腿帅哥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 7

陈茜茜老师为入围者颁发晋级卡

本文由澳门新萄京发布于网球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黑夜遇见你,第二场开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